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新野人小说 >> 清道夫 >> 第一章

“可是你说过,失血死亡是有个过程的,而且中刀后很痛苦,怎么会就这样一动不动地死去呢?”陈诗羽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穿戴好勘查装备,站在了我的身后。

“对了,你上次说,小羽毛喜欢韩亮,是吗?”大宝说,“你说韩亮那个花花公子,怎么会招女孩喜欢?他没咱林涛个子高,也没咱林涛长得帅,这不科学啊。”

“我可没说啊。”我一边在电脑前敲打着鉴定书,一边说,“你八卦就八卦,别把我给拉上。”

“哎?你说你,堂堂一个大法师,怎么说完就赖账呢?”大宝指着我说。

“我说,你们是不是这两个星期闲得啊?”林涛说,“大清早就讨论花前月下的事情。”

“花前月下是两相情愿吧?”大宝说,“用在这里不合适。”

林涛听完一愣,微微一笑说:“你这么说,倒是也有道理。”

林涛的话音刚落,陈诗羽走进了办公室。她把双肩包挂在衣架上,捋了捋头发,坐在办公桌前打开电脑,淡淡地问:“你们在说什么呢?什么月下?”

林涛责怪地看着大宝。

大宝脸一红,结结巴巴地说:“啊?什么?那个……没……没有啊。”

我的视线仍没有离开电脑显示屏上的鉴定书,说:“我们在讨论鬼故事,说是七月半的月光下,总有灵异事件发生。”

我的本意是用鬼故事打消陈诗羽对我们话题的追问,谁知道陈诗羽的两只大眼睛顿时一亮,说:“有鬼故事听吗?也说给我听听啊。”

“呃……”我顿时语塞。

林涛则脸色惨白地说:“你们能不能别动不动就说鬼啊神啊什么的?怪吓人的。”

陈诗羽捂嘴笑道:“你说你一个大男人,大白天的,怎么就怕这些东西呢?真丢人。”

“他就是这样的。”我也嘲笑道。

突然,电话响了起来。陈诗羽一把抓起听筒。

听了一会儿,陈诗羽挂断了电话,静静说道:“陈总来指令了,说是……”

“叫师父。”我打断了陈诗羽的话,摆出科长的架子,说,“我们都叫陈总师父,你是我们组的成员,这个称谓你必须也要沿袭。”

“就不。”陈诗羽歪着脑袋,说,“他是法医,我是侦查,侦查方面说不定我还是他师父呢。”

“他在侦查专业也很突出的好吧?”我被拒绝后,有些丢面子,涨红了脸,“你必须要尊重他,必须叫他师父!”

“我叫他陈总也是尊重他,为什么必须叫师父,我又不是八戒。”陈诗羽挑衅地微笑着说。

一向骄傲的林涛最近总当和事佬,说:“嘿嘿,小羽毛,即便咱们是西游记,你也是那匹白龙马。”

大宝左看看,右看看,说:“没搞错吧?有案子了,你们还在这里争论什么称谓?”

我没吱声。

陈诗羽说:“陈总说,汀棠市一个什么花圃附近发现一具裸体女尸,目前判断是他杀。当地法医要求省厅给予支援。”

陈诗羽故意把“陈总”两个字加重了一下。

看着我开始整理勘查箱,大宝又做出了标志性的表情,竖起了两根手指。

“打住,出发吧!”我把大宝即将脱口而出的那八个字硬生生地堵了回去。

对于陈诗羽的专业素养,我已经表示了认可,但她这种毫不尊老爱幼的精神,我依旧不能接纳。所以,一路上,我都没有和她说话。她倒是不顾林涛的目光,一路上没话找话地和韩亮说个不停。

警车驶下汀棠高速路口的时候,我们就看见年支队长和赵永站在一辆闪烁着警灯的警车前等待着我们。

我下了车,热情地和他们握手,说:“永哥,好久没见了,怎么,你在省厅的技术培训结束了?”

赵永摇摇头,说:“提前结束了,家里就三四个法医,现场都跑不过来,更别说一年七八百起伤情鉴定了。”

“好在你们命案不多。”我笑着说。

赵永说:“幸亏这是发了命案,你才这样说。不然,你的乌鸦嘴又该在汀棠这里传为‘佳话’了。”

“这案子是什么情况呢?有头绪吗?”我问。

赵永摇摇头,说:“我们先去现场,再细说吧。”

汀棠市是一个如花般美丽的城市,一路上都可以看到正在盛放的鲜花。鲜花总要有生长的地方,所以,汀棠市周围的土地几乎都被花圃占据。当地的老百姓靠养花、卖花过着殷实的生活。

警车驶过汀棠大学的西大门后,车窗外熙熙攘攘的景象瞬间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望无际的成片花圃。此时正值春夏之交,满花圃的春色让人流连忘返。

女人总是喜欢花的,陈诗羽扒在车窗上,一脸陶醉。林涛则看着扒在车窗上的陈诗羽,一脸陶醉。

警车在距离汀棠大学西大门大约三公里以外的一条大路的路边停了下来,路的两侧,依旧是一望无际的鲜花美景,花香四溢。从和大路垂直的一条向西延伸的小路可以走进花圃中央,在花圃中央,有很多穿着制服的警察在忙忙碌碌。好在这是一个很偏僻的地方,路边几乎没有围观群众。

警戒带设在路口。因为这条小路是唯一可以通向大路的通道,花圃里的花又没有明显踩踏的痕迹,所以,凶手很有可能在小路和路口留下痕迹。于是,警戒范围延伸到了我们下车的地方。

陈诗羽一下车就蹲在路边,伸长了脖子去嗅。

“干活挺爷们儿的,其实还是个娘儿们啊。”韩亮一脸坏笑地蹲在她旁边,顺手从花圃中采了一朵,递给陈诗羽,说,“来,送给你的。”

陈诗羽双颊绯红。

林涛拍了一下韩亮的后脑勺说:“你是来干活的,还是来搞破坏的?文明做人,文明做事。”

我穿起勘查装备,拎着勘查箱,随永哥一起顺着花圃间的小路往花圃深处走去,大约走了五百米后,看到了第二层警戒带。

“这就是中心现场了。”永哥指着小路的一旁,说,“在两个大棚基线的中央,有一具裸体女尸,喏,在那里。”

冬季的时候,花圃是由许多平行排列的大棚组成的。天气转暖,大棚的塑料布被拆除,但是还可以看到每个大棚之间的基线。在许许多多红红黄黄的鲜花之中,一具尸体仰面躺在地上,白皙的胸腹部皮肤上,沾染着些许泥土。

我回头看了看我们下车的地方,韩亮仍陪着陈诗羽蹲在路边欣赏着无边的鲜花,林涛则已经穿戴齐全,沿着小路一点点地向我的方向靠近,他正在和技术员们寻找硬泥土地面上可能遗留下来的足迹。

我慢慢靠近尸体,防止踩坏美丽的鲜花,蹲在尸体的旁边,拿起尸体的一只手臂,试了试尸体上臂的尸僵,说:“大关节尸僵完全形成。”

说完,又试了试尸体的踝关节和膝关节的尸僵,说:“应该是尸僵最坚硬的时候了。现在距离死亡应该至少有十二个小时了。”

大宝抬腕看了看手表,说:“现在是上午十点,那就是昨晚十点之前死亡的了。”

赵永说:“我们早上八点整接到这个花圃的主人的报案来到这里,就对尸体进行了尸温检测。肛温是二十六点五摄氏度,根据死亡后前十个小时每个小时下降一度,十小时后每小时下降零点五度的规律进行推算,死者应该是死了十一个小时了。也就是说,是五月二十日,昨天晚上九点钟左右死亡的。”

我点点头,开始对尸体进行表面检查。死者十八九岁的样子,除了一双袜子和右脚上的一只运动鞋,其余一丝不挂。从其暴露在鲜花中央的胸腹部和四肢皮肤看,没有任何损伤的痕迹。

我看了看尸体的腰背部,尸斑也不是很明显,双手的指甲和口唇也没有发绀。

“如果不是尸僵形成,我真的会以为这是一个睡美人。”我说,“尸斑为何如此不明显?”

赵永扶住尸体的一侧,用力把尸体翻成侧卧位,说:“你看看。”

这时我才大吃一惊,说:“原来伤在背后!”

女尸的左侧背部有一个不小的创口,创口周围的血痂已经凝固,在白皙的背部皮肤上形成了一个血腥的图案。我趁着赵永扶住尸体的机会,拨弄了一下尸体下方的泥土。因为这里是种花的泥土,所以都被翻过,很松软。尸体下方的泥土有一大块都被血液所浸染,任凭我挖开一个又一个小小的土坑,都可以在土坑周围的泥土上看到血染的痕迹。

“周围泥土发现血迹了吗?”我问。

赵永摇摇头,说:“你们来之前,我们重点对尸体周围花根附近的泥土以及花的叶子进行了勘查,想找到一些血液,可是没有,甚至连滴落状的血迹都没有发现。”

“很好。”我说,“如果是我,我也会最先对尸体周围进行勘查,去寻找一些可以提示死者受伤后运动轨迹的血迹。”

“可是没有发现任何血迹,所有的血迹都局限于死者身下的泥土,你不觉得有些奇怪吗?”赵永说。

我微微一笑,说:“不奇怪,结合死者是在小路旁边倒伏,周围的鲜花又没有明显而多余的踩踏痕迹,说明她中刀后直接倒地,没有再动弹过。仅此而已。”

“可是你说过,失血死亡是有个过程的,而且中刀后很痛苦,怎么会就这样一动不动地死去呢?”陈诗羽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穿戴好勘查装备,站在了我的身后。

这是早上我们发生争执后,陈诗羽主动找我说的第一句话,看得出来,她很好学。

大宝怕我不理睬她,引起尴尬,抢着说道:“哦,是这样的,你看见她的损伤部位了吗?大约是在左侧背部第四根肋骨周围,这个位置是心脏所在的位置。人的心脏被刺破裂后,不同的人会有极大的个体差异。”

“个体差异?”陈诗羽问道,“什么是个体差异?”

“个体差异就是每个人体质不同,在同样损伤或同样环境下,会引起不同的反应。”我为了缓解气氛,在大宝回答之前说道,“心脏破裂后,大部分人不会马上死去,但会很快死去;有少数人可以狂奔数百米才死去;还有少数人可能出现心跳骤停,立即死去。”

“哦,”陈诗羽点点头,说,“她就是最后一种情况。”

“凶手下刀稳、准、狠啊。”大宝说。

我摇摇头,说:“也有可能就是瞎猫遇见死耗子,在大半夜的,一刀就可以让一个运动中的人直接丧命,职业杀手也不敢保证百分之百吧。”

“昨天是阴历十三,天气大好,月朗星稀。”赵永说,“我们已经调取了气象资料,昨天晚上九点多钟的时候,这个区域是一轮明月当空照,能见度很高。”

“嚯,那可真是花前月下了。”林涛此时已经勘查到我们的背后,他直起身子扭了扭腰,说道。

对地面的现场勘查是很辛苦的,因为勘查员要不断地弓着腰,寻找地面的痕迹。时间长了,什么腰肌劳损、椎间盘突出之类的毛病,就成了现场勘查员们的顽疾。

“我说你的小学语文是体育老师教的吧。”大宝奚落道,“花前月下是形容两个恩爱的人好吧?这儿就一个人,一个女人,还是一个裸体死了的女人,哪儿来的花前月下?”

“你怎么知道周围没有一个裸体男人的尸体?”林涛戴着口罩,但是我能想象得出他口罩后面龇着牙的表情。

“拜托,林大科长。”赵永说,“我们这里治安稳定,一具尸体的压力就够大了,来两具,我们可就喘不过气来了。这明显是一个性侵害的现场嘛。”

“我也觉得是。”大宝说,“凶手即便是个男人,也是个凶神恶煞的男人,美女和野兽,哪儿来的花前月下?”

我见他们把早晨的话题拿出来欢快地讨论,偷偷看了一眼陈诗羽。而此时陈诗羽也在看我,一脸疑惑。

“你们说是性侵害,有依据吗?”我干咳了两声缓解尴尬,转脸问赵永。

赵永摇摇头,说:“在测量肛门温度的时候,我们检查了死者的会阴部,没有损伤,阴道擦拭物做了精斑预实验,也是阴性的。”

喜欢清道夫请大家收藏:(www.xyrxs.com)清道夫新野人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清道夫最新章节 - 清道夫全文阅读 - 清道夫txt下载 - 秦明的全部小说 - 清道夫 新野人小说

猜你喜欢: 抬棺匠捉鬼龙王之极品强少盗墓笔记养鬼为祸美人图墓地封印恐惧之心万鬼吞噬系统yabovip39.con指定网站阎罗狂少我有一座恐怖屋我从水中来死亡前兆灵魂殡葬师鬼王传人道家祖师驭房有术万界疯人院深夜书屋我不当鬼帝阴缘难逃yabovip39.con指定网站阴阳仙医驱鬼道长清道夫魔鬼考卷极道阴阳师阴婚介绍人
完本推荐: 诸天旅人全文阅读妻乃上将军全文阅读巨虫尸巫全文阅读美女总裁的贴身狂少全文阅读草莓印全文阅读玫瑰花王子全文阅读政要夫人全文阅读幺女全文阅读非职业半仙全文阅读阴阳师异界游全文阅读最后的守卫全文阅读早安,总统夫人全文阅读仙碎虚空全文阅读穿越之修仙全文阅读主神崛起全文阅读舵爷全文阅读一拳之兴趣使然的怪人全文阅读我家经纪人会读心[娱乐圈]全文阅读总裁老婆我错了全文阅读绝世无双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斗破之无上之境策行三国神医弃女伏天氏北宋大丈夫无限气运主宰网游三国之领主崛起九天神皇重生之先声夺人战锤神座疯狂农民工太古龙尊万界之最强哥斯拉娱乐超级奶爸主宰星河龙抬头yabovip39.con指定网站之活了几十亿年诸界末日在线咸鱼的自救攻略电影世界逍遥行我修的可能是假仙诡秘之主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生死狙杀灵剑尊齐欢永恒圣帝总裁的天价穷妻修罗天帝极品神医混花都

清道夫最新章节手机版 - 清道夫全文阅读手机版 - 清道夫txt下载手机版 - 秦明的全部小说 - 清道夫 新野人小说移动版 - 新野人小说手机站